【凌李】泪光闪烁

天知道我这个社畜又不要脸地回来了是因为 @mimi剑雨秋霜 太太的四周年联文。

说实话已经很久没有写过楼诚相关了,感觉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


写了一个不能叫做爱情故事的爱情故事,大家看着喜欢就行。


泪光闪烁

凌远/李熏然

文/柳逐卿


早晨起来的时候,李熏然后知后觉地发现天气似乎变得凉了。从纱窗后吹进来的风里,从前属于夏天黏热的气息一时之间烟消云散,唯有夹着露水的凉意,让人仿佛感受到了秋天。

李熏然坐在床上愣了一会儿,这倒是他一贯早起的习惯。摸出床头柜上充了一夜电量已经显示为100%的手机,此时正是8月31日早晨的5:20。

实际...

爱是一种概率,不爱才天经地义。


是个梗。

七夕快乐。

祝所有爱意都有回应,都被温柔以待。

祝有对象的你长长久久,甜甜蜜蜜,作为对方一辈子无可替代的另一半一直走下去,相互扶持,彼此信任,彼此相爱。

祝单身的你越来越好,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努力生活,未来终有一个与你灵魂都相衬的人来到身边。


祝所有人都永远快乐,永远开心,永远幸福。

所有付出都有回报,所有炽热都有人收好。

祝你永远可爱,永远被爱,一生一世。

落花流水

文/柳逐卿


如果要我来用一首歌形容我和L老师的这段感情,起初我觉得自己大概会用周柏豪的《够钟》,后来我又觉得或许是连诗雅的《到此为止》,越往后时间越长,我渐渐明白,也许我们只是陈奕迅的《落花流水》。

我本来想用L先生来称呼他,但是时至今日他已经配不上这个身份,我也失去了这样称呼他的资格。我想到最初我们还很好的时候,我总开玩笑地叫他L老师,还给他备注“可可爱爱L老师”,当时被我同事笑了好久。所以这个称呼,或许是我们之间最初也是最后剩下的亲密关系了。

说彻底放下那是不可能的,玩笑说好歹也是耗尽了我半条命的爱情,怎么可能说放就放。只是现在我能够以一种绝对平静和淡然的态度去面对关于他的所有,...

???最近是谁在挖坟我这个过气10086年的楼诚十八线写手 怎么忽然多了这么多以前写的东西的红心蓝手 这是在告诉我还能再战三百年吗

“感谢命运让我们这样结束,不用对我觉得抱歉,我不稀罕你的抱歉,我不稀罕你说你对我很亏欠,我要的就是这样对等的关系。一段感情里,在起点时我们彼此相爱,到结尾时,互为仇敌,你不仁我不义。我要你知道,我们始终势均力敌。”

其实说实话我不觉得和你们分享我的故事是在扒开我的伤口让人看笑话,相反的我还真的挺想和你们聊聊这些的。大概也就是我是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写了这么多爱而不得却能释然放手故事的我,在爱情里也曾经又狼狈又卑微。


未来说起我和他的故事,不过是一夜,两首体面,十瓶酒,一根烟,三盅骰子,一个电话,两百块钱。

1 / 51

© 柳逐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