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现代AU】不许吃我的榛子酥 12(完结)

不许吃我的榛子酥

蔺晨/萧景琰

文/柳逐卿


*私设如山,严重OOC,欢脱搞笑风不喜勿入


前文请走: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完结)

蔺晨从入住开始便就在写的稿子,到了夏天即将过去的时候,终于在各大书店出版。萧景琰下班回来的时候途径附近的一家书店,还看到了那本书夸张又花哨的海报贴满了门和窗子。

没想到蔺晨这么出名,萧景琰原本以为他写小说只是简单的心血来潮呢。赶紧掏出手机装作自己只是路过,装作自己漫不经心地拍下了几张照片。萧景琰翻看着相册里拍下来的一串照片,仔细筛选,确定挑出来的那几张都没有显露出自己刻意和上心的感觉。

——可是你想想,一张照片又能够显露出什么呢?!

假若梅长苏在场,估计是要捂着鼻子皱着眉头默默走开,然后以单身狗的身份感叹上一句,真是恋爱的酸臭味啊。

 

理应该庆祝一下,虽然这顿饭还是蔺晨做的,剩下两个无业游民帮了点忙,择菜洗菜摆盘之类的,飞流还偷偷摸摸地抓了一块滚烫的炸鸡块吃,烫的直哆嗦,挨了蔺晨一顿魔性的大笑。

未成年人自然是被排除在喝酒的行列了,飞流抱着属于自己的那一杯雪碧看着三个“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大人推杯换盏不亦乐乎,只能伸长筷子多戳几块炸鸡块塞进自己嘴里。嚼碎酥脆的外皮好引来剩下三人的嫉妒。

其实并没有,作为成年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这小小的炸鸡块嫉妒一个小孩子呢。

酒过三巡,梅长苏适时地制止了自己,借口不舒服头晕,留下烂摊子让飞流扶着自己回了房。萧景琰已经喝得有些懵了,还举着杯子叫嚣着要和蔺晨拼酒,后者自然是乐此不疲地陪他喝,毕竟对自己的酒量还是很有自信的。蔺晨如此聪明机智,怎么可能不懂挚友留给自己的机会呢?

蔺晨想要睡萧景琰,这已经成了他和梅长苏之间的秘密了。

奈何这萧大房东还真是有点警惕,几次三番都把自己的套路糊弄过去了,弄得蔺晨也是有点急了。

今儿是个好日子,蔺晨怎么说也要把萧景琰拐上床睡了!

不睡不是中国人!不睡都对不起他交的这些房租!……好吧其实不得不告诉你们根本没有一月一万地交,萧大房东不是一个抠门的人。

 

萧景琰有意识醒过来的时候,情形已经和他所设想的不一样了。脑袋生生发痛,可这神识到底变得清晰起来。黑漆漆的屋子里就点了一盏昏黄的壁灯,光束打下来落在蔺晨棱角分明的脸上,那双因为光照而变得愈发幽深的眼眸正直直地盯着自己。

见萧景琰回神,蔺晨故意笑他:“房东,我已经站起来了哦。”

萧景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看着自己就这么坐在蔺晨身上,硬邦邦的东西直挺挺地杵着他。饶是此刻他再想要装傻,甚至说想落荒而逃,恐怕都不太可能了。同为男人,萧景琰不至于不知道杵着自己的玩意儿是什么。

那玩意儿还是蔺晨的。

萧景琰很是佩服自己在这样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情况下还能埂着脖子问蔺晨:“什么站起来了?”

蔺晨也不恼,手指却不安分。愣生去勾萧景琰的裤边,家居服就是宽松舒服为主,松紧带轻轻一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萧景琰半个屁股蛋勾了出来。蔺晨这人奸邪啊,勾人裤子还不算够,非得扯着人内裤一起扯下来。

萧景琰是真的气着了,勾起拳头就想来一套左勾拳右勾拳。蔺晨借着那点昏黄的光,身子一翻,手臂一捞,被扒了裤子光着屁股的萧景琰直接被他压在了下头。

蔺晨拿自己那玩意儿戳戳萧景琰的臀肉,笑起来:“刚进来的时候,你骑在我身上打我,还喊着什么,站起来啊,站起来啊。现在我站起来了,你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你想怎样……”

交换了位置萧景琰的气势都弱了三分。说实在的,真要扪心自问的话,他也不是说不想干那种事儿。但是哪个人能在酒醒回神之后发现自己说了这样乱七八糟的话,还骑在一个男人身上,这男人勃起的玩意儿还顶着自己的情况下冷静淡定的?反正他萧景琰是不行。

萧景琰看着蔺晨唇形完美的两瓣嘴唇上下开合,吐出两个字掉在他的耳窝里:“上你。”


我先说好这是独轮车你们确定要上车吗!


两个人肩并肩,脚踩脚的躺着,空调的声音在结束了激战的室内变成了唯一的噪音,甚至从二人嘴里喘出的粗气也不足以比拟。

蔺晨问他:“洗澡不?”

萧景琰摇头:“我要死了。”

上手戳戳弹性依然的屁股:“没呢,活蹦乱跳的。”

虽然累得不行,但眼神的杀伤力依旧,一把眼刀就把蔺晨钉在床板上:“你很遗憾?”

蔺晨把头摇得和个拨浪鼓似的,慢吞吞地爬起来,将瘫在床上的萧大房东一个公主抱,撒腿就跑浴室。

萧景琰知道了什么叫做纵欲过度。

纵欲过度容易灰飞烟灭,年轻人要注意克制不加节制的性生活。

 

早上醒的时候已经快近中午,萧景琰张望一下,罪魁祸首跑得不见踪影。他最好是良心发现跑去做饭了,不然萧景琰可能会顶着扭了腰的危险给蔺晨一个回旋踢。

萧景琰的枕边放着一本书,这封皮他认识,正是那天在书店门口瞧见,自己还拍了好几张照片装腔作势的蔺晨新出版的小说的封面。顺手翻开扉页,上头龙飞凤舞地签着蔺晨的大名,哟嚯还是作者签名的限量版。

萧景琰撇撇嘴,心说,我一点都不高兴,一点都不!

至于后来嘛,萧大房东也发现了蔺晨的那点小算盘,整本书里别说剧情是他们这些日子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生活,就连主角名字都取的他二人的谐音。难怪说这家伙一开始借着探讨小说剧情的幌子接近自己!

萧景琰翻回封皮看一眼题目。

《我和房东的恋爱纪事》,这狗血言情小说一样的题目是哪个智障取的?难道蔺晨写小说写的这么溜结果是个取名障碍?一系列奇奇怪怪的问题困扰着好奇宝宝萧景琰,他把硬皮封面拍得啪啪响,从心底里发表着来自一个读者的见解。

在楼下来回折腾做饭的蔺晨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嘟囔着,这八九月的天气怎么会感冒呢?

 

小说的最后一页用小号字体写着一行字。

“献给全世界最爱的人,我的萧景琰。”

 

 

——完——



=====

献给全世界最可爱的你们w

哎呀又一篇文完结啦,果然傻白甜什么的就真的很好写嘛~这是我第一篇真正意义上完结的蔺靖(虽然剧情毫无逻辑莫名其妙),没想到最后我居然复健开车了?!

肉很柴,一点都不肥,一点都不好吃,毕竟是独轮车。

是时候撕掉我傻白甜的面具了(是的你们都没有看见这句话

那么,下篇文再见啦wヾ( ̄▽ ̄)Bye~Bye~

评论(15)
热度(220)

© 柳逐卿 | Powered by LOFTER